首页 > 新闻速递

千钧一发

 临江市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因长江从不远处弯曲而过,就有此名。市里的植被自有这座城市就是郁郁葱葱,大部分的居民住户大都被古树所包围。开放之后,市里的多少位市领导都为此而头疼,新修的各条大路都是让树而修。结果还是没有办法,砍掉了一小部分的树木。最近这几年由于城镇化的建设进度有所加快,开发商也看好了这座古城的绿化,大打环保,绿色,自由呼吸的大招牌,在不动老居民区不扰民的情况下,在市的郊区开发了一系列的高档别墅。

  以现在的养生角度来说,树木多了空气是很好的,此话也不假,临江市的很多老年人都是高寿,而且保留下来的许多老的居民区都是很多年保留下来的老房子。于是,市政府加大了环保保护,组织旅游局开发旅游项目-----临江古镇游。每当夜晚当昏黄的阳光斜射进古树的缝隙里,加上古色古香的古宅,呼吸着从远处来的带有水气的空的空气,吹着江风,闲庭信步在江边漫步,实在让所有的旅游者都是恋恋不舍。

  在林荫大道一路的江边拐弯处,有一家老字号的锁店。老板是一个姓李的老头。自从有这个城市以来,李老头的祖辈就是修锁卖锁,配钥匙。在李老头的家里祖辈收藏的各种各样的锁具足有千种。为此,市里专门组织人给做了登记。后来竟然也被一个旅游团看重,开发成了一个小项目。李老头还以为这个把家里的院墙又开了一个门,专供旅游者进出。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了。

  老李头的儿女都在国外,家里给他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她,老李头60岁左右的样子,身体硬朗。最近他收了一个徒弟小刘,是这个区的派出所长老苏的外甥。小伙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老苏就让他给老李头打下手。一者锻炼锻炼,二者也学一点手艺吧。如今的开锁公司比较多,老李也就注册了一个李记开锁。小刘经过锻炼一般的锁具也就手到擒来。复杂的还是要老李出山。老苏和老李是老铁,年轻的时候光屁股长大的,不忙的时候,老苏,老李,小刘久居在一起挫两盅杀两把象棋。老李头的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

  一天傍晚,老李正坐在树荫底下乘凉听京剧呢,来了一辆轿车,从车上下俩两个人。

  "师傅,请问,您这儿开锁是吧?"

  老李头看看这两位,穿着很是光鲜,再者还开着一辆好车,老李头回答道:是啊,到哪里啊?

  郊外别墅区。稍微矮一点的说道。

  老李头招呼一下在屋里看电视的小刘,爷俩就做坐上车子穿过入流的人群到了一座别墅面前。

  高个掏出一把钥匙打开大门,随后又开开客厅的门把他们引到了卧室里。

  大爷,不好意思,我的钥匙昨天不小心在江边散步掉到水里了,这个保险柜里有我的急用文件,今天我签合同要用,麻烦你了!随后掏出了一支烟。

  老李头望了望这个人,又看了看保险柜。

  哦!对了,这是我的身份证,随后对矮个子说,兄弟,你去倒杯水给大爷喝。

  不用了,抓紧干活吧。

  老李头掏出了工具开始干活,小刘就在边上给师傅地工具,矮个子看看笑道:我说你们爷俩就好像给保险柜做手术啊,哈哈哈!

  那当然,这就是手术,手艺不好,这个保险柜就死了,你还能拿出文件吗?

  也是也是!矮个子连连点头。

  哎呀!老李头一拍腿,冲着小刘说道:昨天我买的那套新工具你忘记拿了吧?

  新工具?没有啊?小刘弄得莫名其妙。

  那个,你抓紧去找你舅舅问他要,别耽误事情!随后使劲的拍了拍小刘的肩膀:告诉你舅舅,别和我打马虎眼,拿一台新的,我不要旧的!这里我先凑合着用,能开就开不能开,等你拿来新的!

  随后和高个说道:先生啊,不好意思,这套有点旧了,你也没有和我说是来保险柜,所以……

  哦,没有事,你让他去拿去吧,黑头,你把它送回去拿工具。

  哦,让他打的吧,就几分钟。他舅舅家有小巷,还怪远。再者,你们给我打下手。

  那我去了啊,两位帮我师傅,我去去就来啊!

  等开锁的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说道:好吧,你快一点回来啊,你师父在这里,我们也帮不了忙啊!

  小刘出了别墅的门。满脸的疑惑:师傅今天怎么了?他什么时候让我舅舅买工具啊?哎,算了吧,去找舅舅吧,看他怎么说!

  老李头的汗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半个小时了,老李头边开着保险柜边摇头:先生,你的保险柜虽然是老式的,但是里面的部件已经生锈,万博亚洲平台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万博亚洲平台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万博亚洲平台下载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亚洲平台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亚洲平台期待您的到来!我的工具已经有点变形了。

  你家的煤气灶在哪里啊?

  黑头,你带他去!

  老李头很仔细的把工具在呼呼的煤气灶上烤着,烤红以后,又在水里淬了一下。然后很仔细的吧煤气灶关上,看看跟在身后的黑头笑着说:小心啊,小心煤气中毒啊!

  小刘看到舅舅正在办公室里忙着什么便敲敲门,老苏一看是外甥,问道:哎,你不和你师傅在一块,跑到我这里干嘛?

  小刘把事情说了一遍,老苏听以后愣了半天:这个老小子干嘛呢?打哑谜啊?

  突然,他把大腿一拍:糟了!出事了!

  老李头此时更加的焦急万分:先生,我能不能休息一下,工具真的不好使啊!

  高个看看老李头突然狠狠的说道:老东西!你放聪明一点!再开不开,我就把你的脑袋开开,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一下子抵在老李头得头上:遇见我们哥俩,你倒霉了!今天开不开这个保险柜,你就死定了!黑头,你去把大门窗户都关上,让这个老家伙今天老老实的开保险柜!

  老李头被手枪低着头,低声说:先生你打死我,我也要慢慢来,我说了:工具不好用,你也没有和我说要开保险柜啊!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我还能怎么反抗?

  你把手枪拿开,走了火,你们就发不了财了。

  高个子阴阴的说道:算你识相,老实一点,黑头,你看着他,我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我们要快一点离开!

  随后就在别墅的上下两层开始搜寻值钱的东西,不一会儿气冲冲的回来了!妈妈的!这贱货!还告诉我她老公有多少钱!原来是个空壳子!连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

  就在这时,万博亚洲平台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万博亚洲平台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万博亚洲平台下载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亚洲平台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亚洲平台期待您的到来!老李头的手一使劲,保险柜咔吧一声。竟然开了!

  两个人推开老李头,网保险柜里一看,惊呼起来!奶奶的,原来这里有啊!

  只见里面塞满了崭新的人民币!

  大哥,这里面有多少啊?

  别问了!有多少装多少!

  就在这时,突然外面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两个人顿时一愣,跑到了阳台上,只见大大小小的警车把整个别墅围了起来!

  娘的,警察怎么知道的这么快啊?高个狠狠的说道。他看看老李头,面部的肌肉都变了形:老东西,是你啊?啊?你他娘的比我们贼和还要贼!我说你怎么让那个小东西回去拿工具,原来是回去报信!好啊,我就让你死在这里,你也不亏,这里可是别墅!我们已经是死过的人了,杀你一个两个也无所谓,随后拿出了手枪就要开枪,黑头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大哥,不行,我们要把它做人质!杀了他,我们就更们有退路了!

  高个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随后点点头:娘的,今天老子在在你手里,我可是算服了,黑头,把他绑起来!绑的紧一点!快把钱装好!

  老李头被绑的像个粽子,丢在客厅里,这两个人关闭了所有的窗户,拉上了厚厚的窗帘。

  外面的警察已经布置好了狙击手,分别在窗户以及相对应的位置共安排了三个狙击手,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点,只要歹徒一露头就可能毙命。但是,让人难办的事:这样的别墅防盗系统很强,都有很坚固的不锈钢防盗窗,和防盗门。只要一有动静,歹徒有可能伤害人质。

  市里的刘副局长开始喊话了,但是好久不见动静。

  天慢慢黑了起来,这两个人开始切断了别墅里所有的电源,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有了照明,狙击手就有可能利用阴影万博亚洲平台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万博亚洲平台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万博亚洲平台下载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亚洲平台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亚洲平台期待您的到来!判断他们的所在位置,开枪射击,不被打死,也有可能被打伤,到时候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他们宁愿利用路灯的余光来和警察对峙,也不想死的快一点。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黑头问道。

  怎么办?现在,我们重要的是怎么逃走,你想,我们好几次都从警察眼皮底下逃跑了,这次也要想办法。

  可是,外边好多警察啊!

  恩,不要急,他们比我们还急,有人质吗!说着狠狠地踢了老李头一脚。

  老李头忍着痛慢慢的说:不要这样,你们把我折磨死了你们也不好逃走,我可以给你们讲清楚,你们不可能跑掉啊的!你看看所有的挟持认知的有几个有好下场啊?你们还年轻,不要再做坏事了!

  是吗?我们在工地里流汗的时候有谁同情过?工头欠我们工钱,谁替我们要过?今天这个人终于被我们找到了,哈哈哈,我的一个兄弟因为这卧轨自杀,一条腿都丢掉了!谁同情过?我们是做了几个案子,是因为我们没有脸面再回去了!兄弟们是我带出来的,都最后钱都没拿一个回去,这个工头终于被我找到了!黑头,把那个贱人和那个姘夫给我弄过来!

  黑头从一个房间里揣出来了两个绑得比老李头还要结实的一男一女嘴里塞着白布。

  黑头,别把这个贱人憋死了。都把布拿掉!

  女的一下子哭了出来:大伟,我错了,你放了我们吧!

  放了你们?当初我把你带出来给你找工作,给你租房子,你就是看到这个工头有钱?哈哈哈,可是你不是也没有和他白头吗?这个男人是谁啊?

  是我的朋友。女的低下了头。

  哈,你的朋友?上床的朋友吗?你男人不在家,你就这样的嘛?

  我最恨背叛我的人!不过,我也很解气,背叛我的人也背叛了她的老公!

  你小子挺有福气啊,挂上了大款的老婆,啊?哈哈哈。

  大哥你放我吧,我是被他勾引的,他在网上说他寂寞,空虚,我就第一次来了,放了我吧!那个小子一边说一边磕头。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啊,哈,你看,我原来的情人背叛了我,她又背叛了她的老公,她的情人又背叛了他,哎,现在的人啊,关系怎么这么复杂呢!我跟踪你故意骗你,我终于弄到了你家的钥匙,这回我们团聚了,你说是吧,黑头?

  黑头看了看老李头:老家伙,你看看,就是因为你,我们现在的情况更复杂了,我们本来就要把这个家伙的钱弄到手就走人,就是因为你报了警,才这样的!我看你们还是选择谁留下来吧?

  大伟点了一支烟,闷闷的说道:我看留着这么多人也没有用,心烦,人啊,就要在最危险的时候放平心态,老头,你把我的计划弄到这样,你打算怎么办啊?

  留下我,放了他们!

  哦?要不放了他们?黑头看看大伟。

  放了他们?你有毛病?我们现在已经无路可以走了!如果警察强攻,放个催泪弹暴闪弹之类的我们就会使抵抗能力,我们手里有枪,还做了几件案子,你能活着吗?

  特警队虽然已经布置好狙击手,但是上文所说的窗户都是很粗的不锈钢,而且,防盗门已经被反锁,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已经有点束手无策了。这时候别墅的主人赶到了现场,看到警察把自己的房子包围,急的在那里团团转。

  市里的公安局刘副局长问这个主人:家里还有别的人吗?

  没有啊,就我老婆,可是怎么进了坏人呢?

  他们在别的市里做了几起案子,据我们的线索,他们原来是某个工地的工人,因为讨要工钱一追着原来的老板,一直也没有找到,他的一个兄弟因为讨要工钱卧轨自杀差点死了,幸亏有人发现来了一把,结果腿失去一只!刘副局长说。

  是不是叫冯大伟?

  是啊,你认识?刘副局长很是吃惊。

  我就是,就是那个欠钱的,老,老板。这个人低下了头。

  现在不说那些了,我要清楚你房子的结构,你是不是有别的通道可以进入房子里?

  黑头蹲在窗户的下面把写好的一张纸条从一小块敲碎的玻璃用一小截铁丝塞了出去。

  老苏和刘副局长一看:我们有三个人人质,一个女的,两个男的,你们抓紧撤掉狙击手和全部警察,留下一辆车子准备好食物,关闭所有的灯关掉,把车子倒到别墅门口,为防止有狙击手或别的枪手,必须给我们一个热成像仪。否则我们将鱼死网破!

  刘副局长皱了皱眉头:这次这个对手不好对付啊!接着拿起了话筒喊道:冯大伟,你现在投降是聪明的,你的犯罪事实我们已经掌握,但是还不到非常严重的境地,你在某市枪击的那个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你也是判刑罢了,但是如果你顽固不化,伤害人质,那就后果严重了,你为了你的兄弟追杀债主,现在你的兄弟也在里面,你如果是大哥的话,你不会也让你的兄弟罪加一等吧?现在,你的债主就在我身边,他想和你说几句。说完,就把话筒给了他。顺便交代了两句,这个家伙拿起话筒喊道:冯大伟,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开放商跑了,我就拿到一点点的钱,小凤是跟了我,你要是还心疼他,你就把他放出来吧。

  这一番话,也许起来作用,几个人质的眼里有了一点点的希望,黑头慢慢的看着大伟:大哥,怎么办,我们真的要杀他们吗?

  大伟咬着牙说道:别听他们的,兴许我们一露头就会被狙击手一枪干倒!现在的武警手艺好得很,我们不会投降的,我们好不容易找到这,还碰到了老情人,这是我的福分。我早就观察好了地形,这儿是郊外,再往西就是一望无际的树林,如果我们逃到那里然后再威胁警察,如果抓我们我们就防火烧山!

  黑头低下了头:大哥,警察不是说那个我们打得人已经没有事了吗?

  没有事?你傻啊?有事警察会和你说嘛?他们就是让我们投降的,你见过这麽多钱吗?

  黑头看了看钱,说道:大哥,其实我们就是讨债,弄到现在,我们……

  奶奶的,当初是不是你要和我一来照这个龟孙要钱的?你又怕了?

  随后又看了看小凤:小凤啊,你怎么变了呢?人有钱就要变的心也黑了吗?我当初那麽帮你,你现在,你看看,啊,却成了我的人质!我们真是冤家啊?哈哈哈,你让你老公来救你啊?

  小凤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对不不起你,但是你这样下去对大家没有好处啊,听警察的,把枪放放下吧!

  放下?我已经玩到这样了,我还有路吗?就是死,我也要这些钱陪葬!

  那,那些钱是假的。小凤呐呐的说。

  什么?这些钱是假的?妈的,你再说一遍!大伟的眼珠子就要跳了出来

  是的,他现在没有生意做,就倒弄假钞……

  我操他妈的,奶奶的,忙了半天原来是假的,黑头一下子跳了起来:老东西,都是你,我他妈的崩了你!说完拿枪就要打。

  慢着,冯大伟拦住了他:现在我们不能杀人,如果警察把车开来,我们先用热成像仪看看有没有人埋伏,然后我们就把人质围成圈,注意,用被单子把身子都罩起来,让警察分不清谁是人质,然后开车走人,至于人质,我们要带到目的地和我们一起过野人生活。现在你在写纸条,他们快一点准备,20分钟,不然我们就杀人质!屋里的人听了冯大伟的这些话心里凉了半截:难道我们就这样完了吗?

  这真是急坏了坐镇指挥的刘副局长,强攻不行,狙击手虽然到位,但是对方已经关闭了所有灯,电源也掐断了,防盗门的密码也没有作用,而且已经反锁,你就攻进去,这么大的大动静你无法观察里面的情况。对方的要求很是苛刻,看得出来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于是命令手下人:为保证人质安全,抓紧准备他们所要的东西。

  心里想:怎么办?难道要失败?如果对方挟持人质,上了汽车,往西去,5分钟就到了密林,那是最好的去处,他们如果再次挟持,不放人,又怎么办呢?

  他把房主喊来问道:你的房子有没有暗道?

  这个,这个,这位姓高的家伙吞吞吐吐,快说,有,我刚挖的,怕有人暗害我,所以……

  老李头说道:小伙子,这件事是我搞砸的,我和你们去,你别难为他们了,况且这个人还是你的恋人啊,至于这个小伙子,就是她的网友,也好似无辜的,你也放了吧,我陪你们去。

  你去,就你自己吗?我告诉你,我们一个也不能少!

  特警队员一个个的进入了地道,地道在房子里面的出口就是大卧室。

  年轻人,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投降,一会你就后悔的。

  我后悔?哈哈,有你们陪着我我怕什么?不能同年同日生,也能同年同日死啊,哈哈。

  说完眼睛使劲闭了闭,说道:黑头,我的头怎么有点晕啊?黑头用手,摸摸额头: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我也是,有点……煤气……的味……道……!

  冯大伟使劲摇了摇头:奶奶……的……老东西……你阴……我!

  当老李头醒了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老苏已经陪了一整夜,煤气中毒,几个人都是,因为特警队员刚进入房子的时候就闻到了很浓的煤气味道。

  老李,幸亏你们都是煤气中毒,要不然,这个事情真的不好处理啊。这煤气是谁打开忘了关的?

  老李头笑笑:小声慢慢的说:是我。我刚进这个家的时候就看见了卧室里的结婚照,一看就不是那个叫冯大伟的人,我就知道:中招了,于是我就急中生智,让小刘回来找你,因为我在报纸上看过他们的主要特点和模糊的画像,在开保险柜的过程中,又找个理由说我要烤烤变形的工具,就把煤气没有全关,我知道,你们一来他们肯定狗急跳墙,我又身单力薄,只有这方法了。

  一个星期后,老李头出院了,大树下还是他的摊子,还是他那把紫砂壶,那把老躺椅,他随便拿了一份报纸,头版头条:我市特警勇擒流窜五省持枪挟持人质悍匪,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苏站在他旁边。老苏看看桌子上的象棋,两个人对视一都笑了:杀两把?老李头说道。好啊。老苏说。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