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当铺命案

清朝末年,青州城里开了两家有名的当铺,一家名叫兴隆典当,一家名叫鼎泰典当。按理说这两家当铺个做个的生意,井水不犯河水,可偏巧两家当铺在大街两侧开了个对门。原先此地只有鼎泰一家当铺,店掌柜叫万有财,为人刁钻歹毒,仗着自己家大业大,花钱勾结官府,欺行霸市,对待客人更是肆意欺诈,可谁让此地只有这么一家大点的当铺呢?所以鼎泰当铺倒也生意兴隆。两年前青州城来了一位外地人,名叫李正明,想在此地安家立业,偏巧盘下了鼎泰当铺对门的一家饭馆,开了现在的兴隆典当。李正明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尤其对待穷苦百姓,绝不刁钻为难,救济的穷人不计其数。靠着李正明的为人,兴隆典当两年来声名鹊起,每天门庭若市,直气得对门的万有财吹胡子瞪眼。

  这天深夜,李正明正要打烊,一个瘦小的青年风风火火地赶了来,进门便说:“家中有急事,还望掌柜接济一下。”李正明抬头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一身破布麻衣,怀中抱一精致的木箱,一脸的慌乱。李正明冲他说:“别着急,坐下慢慢说。”那青年坐在柜台前,将所抱之箱小心置于柜台上,说:“这就是我所当之物。”李正明看了看箱子,倒也精致,通身镂刻着龙虎之纹,端庄大气。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东西值不了钱,因为这只是普通的杨木所制。李正明问:“不知小哥想当多少钱?”那青年答道:“家中急事,二两银子便可。”李正明思忖一下,想这青年也是穷苦之人,便给了他三两银子,开了张凭条。青年接过钱和凭条,双拳一抱,冲李正明施礼道:“多谢掌柜接济。”青年拔腿要走之时,突然盯着李正明的脸看了起来。李正明有些奇怪,冲他说:“小哥,何事?”青年这才回过神来,支吾道:“没事。”拔腿走了出去。

  青年走后,李正明按例要将所收之物分类置于货柜中。他刚搬起木箱,听见里面有东西晃动了一下。“莫非里面还有东西?”李正明有些奇怪,但箱子上了一把大铜锁。在当期未满之前,店掌柜要妥善保管当物,不可随意乱动,这是当铺行的规矩。李正明也没多想,便将木箱放入货柜。

  五天后的一个下午,一位顾客当完东西后冲李正明说:“不知掌柜有没有感觉这店铺中气味不对?”顾客这一提醒,让李正明上了心。其实,这几天来他也总觉得店里气味不怎么好,但他也没当回事,看来这次有必要处理一下了,说不定会影响生意呢。于是这天夜里李正明早早打了烊,开始查找原因。“莫非是店里太脏?”李正明想着,打来了清水,拿来了扫把,开始仔细打扫起来。正当他卖力气地大干时,忽听得有人敲门,声音急切。李正明心想定是有急事的人家要当东西,手也顾不得擦,急匆匆去开门。门一打开,李正明吓了一跳,原来门外站着五六位县衙的官兵。李正明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下的语调都变了,问:“敢问官爷,来小……小店,有何……何事啊?”为首的官兵一脸凶相,说:“最近城里发生了命案,有人举报说你的店里来过行踪可疑之人,我等前来搜查。”李正明忙解释说:“官爷,这当铺开门不拒客,自然三教九流之人都来过,与我没关系啊。”为首的官兵冲他冷笑一声,说:“有没有关系,要查过才知道。”说罢一把推开李正明,带人进了店。

  官兵进店后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李正明在一旁站着不敢出声。搜了一会,一个小个子的官兵冲为首的那个说:“头儿,你有没有感觉这店里气味不对?”为首那人用鼻子使劲嗅了嗅,说:“快找出气味的来源!”这一声喝着实把李正明吓了一跳,看来这气味非比寻常啊。不久,那个小个子官兵说:“找到啦!”众人忙看过去,只见小个子抱着一个木箱,那木箱,正是五天前夜里那个青年所当之物!李正明一身冷汗,当时他就感觉箱子不对劲,这下惹了麻烦啦,他预感要出大事。

  为首的官兵喝道:“快撬开箱子!”这时李正明开口了:“慢!各位官爷,这……这木箱,是他人所当之物,当期未满,不能随意开启啊。”为首那人冲他又一声冷笑,说:“真要是在这木箱里搜出什么证据,你小命都难保,还惦记什么当铺规矩?要是搜不出证据,所有损失老子赔你!”这下李正明没话说了,呆呆地盯着木箱。不一会,小个子便敲开了黄铜锁。为首的走上前掀箱子的当,李正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默念着菩萨保佑。箱子被掀开了,众人惊呼一声,李正明只觉得眼前发黑,站立不住。原来,木箱里居然盛着一颗人头!那难闻的气味正是这颗人头所散万博亚洲平台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万博亚洲平台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万博亚洲平台下载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亚洲平台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亚洲平台期待您的到来!发。为首的冲李正明说:“这下你还有何话说?带走!”五六名官兵押着早已站立不住的李正明走向了县衙。

  昏官断案

  李正明当天夜里便被关在了牢狱中,第二天一早便升堂断案。

  走进气势威严的县衙公堂,李正明胆战心惊。跪定后他想反正自己是清白的,那人头不过是有人利用行规想要加害于他罢了,自己应该会平安回家的。可他抬头一看县太爷,心顿时凉了一半。只见那县太爷斜靠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桌案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捏弄嘴边的八字胡,十足的昏官相。李正明正看县太爷时,不料县太爷猛地一敲惊堂木,喝道:“大胆刁民,公堂之上直视于我,是何居心!?”这一声喝吓得李正明忙低下头去。县太爷又开口道:“堂下所跪何人?报上名来。”李正明答道:“小人姓李,名正明。”县太爷冷笑一声,说:“李正明,名字倒是起得不错,正直不屈,光明磊落,可你为何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李正明忙辩解道:“小人只是一家小当铺的掌柜,平时做生意、为人都光明磊落,不知所犯何罪?”县太爷听完猛然坐正,又一敲惊堂木,喝道:“大胆刁民!你凶杀良民李阿三,割其头颅,残忍至极!又将其头颅存于木箱,谎称是他人所当之物,企图瞒天过海。如今这木箱和头颅就在此处,还不认罪!?”李正明仿佛被当头打了一棒,他没想到此官断案竟如此草率,心里暗暗叫苦,说:“敢问大人,若那命案是我所为,我何不将此头颅埋于地下,却将它置于我的店铺中来招灾惹祸呢?这木箱确是他人所当之物,是五天前夜里一个穷苦青年当掉此物的。”县太爷问道:“既是他人所当,那当物之人现在何处?姓甚名谁啊?”李正明说:“大人,来本店当物之人,我只给他一张凭条即可,并不知当物人的身份名姓,所居何处。”县太爷听完大喝:“大胆!分明是你自己所为,却来诬陷别人!我问你,木箱是他人所当之物,可有人与你作证啊?”李正明答道:“当时正值深夜,小店快要打烊时那人才来,所以,无人作证。”县太爷道:“头颅在你店中找到,你谎称是他人所当之物,却无人与你做证,分明是万博亚洲平台力求打造出全球第一的娱乐品牌,在万博亚洲平台娱乐拥有各种球类游戏,万博亚洲平台下载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亚洲平台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亚洲平台期待您的到来!你自己所为!来人!拉下去严刑拷打!”不容李正明辩解,便被两个大汉拖入狱中。

  在狱中李正明每天都被严刑拷打,但他强忍着伤痛,宁死不肯认罪。这天夜里,受尽皮肉之苦的李正明被拖回狱中。看着身上冰凉的铁链,李正明不禁泪如雨下,自语道:“想我李正明历来为人正直,普济于人,没想到碰上如此祸事,如此昏官,唉,难道这世间就没有天理了吗?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我会承受不住的,签字画押是早晚的事啊。”

卧龙亭